叙难民勾起德国人惨痛二战回忆:女性被强奸 儿童最遭殃 - 军事史林 - 战略论坛 - Powered by Discuz!
查看: 141|回复: 0

[转载] 叙难民勾起德国人惨痛二战回忆:女性被强奸 儿童最遭殃

[复制链接]

2万

主题

6

好友

50万

积分

版主

Rank: 15Rank: 15Rank: 15Rank: 15Rank: 15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7 小时前
  • 签到天数: 1251 天

    [LV.10]纵横四海

    最后登录
    2017-12-17
    注册时间
    2012-5-30

    征文活动纪念奖勋章 2012年国庆金质奖章 战略小高手金质奖章 12年国庆YY晚会奖章 12年国庆论坛晚会奖章 王牌勋章 新兵荣誉勋章 专家奖章 忘我劳动奖章 劳动英勇 热血勋章 荣誉版主勋章 忠诚纪念章 家财万贯勋章 魅力四射勋章 精华纪念章 原创纪念章 评论大师奖

    发表于 2017-12-6 11:10:12 |显示全部楼层

    英国广播公司网站11月23日报道称,1944年到1947年,约有1200万德国人因为逃离或被驱逐离开家乡。在纳粹如山的罪行面前,这些人的故事鲜有获得国际社会的关注。但是,最近,正如记者贝萨妮·贝尔在发自德国的报道中所说,初来乍到的叙利亚人唤醒了德国人尘封的记忆,让他们想起逃难的滋味。

    克丽斯塔·诺尔特从家族书信文件集中小心翼翼地拎出一本小书来。

    她对我说:“这是当年逃难时我祖母安娜随身带的一本书。保管好这本书对她而言很重要。”

    这是一本口袋大小的路德宗教会赞美诗集《西里西亚教会诗歌本》。

    克丽斯塔是一名战争婴儿,她在1943年4月出生。他们一家来自西里西亚的戈尔德贝格,当时西里西亚属于德国。现在位于波兰境内。

    克丽斯塔说:“1945年初,我的母亲、祖母、弟弟和我,我们离开家乡。红军要来了。当时天气非常冷。”

    他们一家随身几乎没有带什么东西。只有一些刀叉、弟弟的泰迪熊、一床羽绒被,妈妈玛格丽特把这床被子塞进她的婴儿车里。克丽斯塔那时还不到2岁,坐在顶上。

    克丽斯塔对我说:“我妈妈一开始想去柏林投奔她的兄弟。”

    “但是就在德累斯顿城外,我们的火车停了下来,因为盟军刚刚开始对这座城市进行轰炸。”

    贝萨妮·贝尔是在德国东部萨克森认识克丽斯塔的。

    那时,她刚刚从柏林到萨克森,她在柏林跟来自考文垂的一群人参加了教堂合唱节,考文垂是二战中遭到轰炸的另一个城市。她原原本本地讲述了她的经历,没有任何渲染夸张,平静而克制。

    在德累斯顿城外,一家人弃车步行,在雪地和酷寒中跋涉。他们最后终于到达了一个营地,东南面不远处就是纳粹控制下的捷克斯洛伐克。克丽斯塔病得非常严重,先是出麻疹,然后又得了肺炎。邻床的孩子死掉了。克丽斯塔记得人们大哭,空袭警报大作——直到现在这些声音仍然挥之不去。

    战争进入尾声时,克丽斯塔一家终于回到了戈尔德贝格——徒步走了一段路,坐火车走了一段路。曾经,他们被苏联士兵包围了,其中一个士兵跟她妈妈玛格丽特搭讪。玛格丽特吓坏了,以为要强奸她,但是最后那个士兵只是给了她一块火腿。


    但是,回到家后,他们发现一切都变了。已经交由苏联管理的东部地区的家庭搬进了戈尔德贝格,住进了他们的家。

    1945年夏季在波茨坦会议上,盟军商定,奥得河-尼斯河一线以东的德国领土应当移交给波兰,戈尔德贝格也包括在内。


    因此,1946年,克丽斯塔一家再次离开——成为大批向西流亡人群中的一员。克丽斯塔回忆说:“我们坐火车走了9天时间。不知道要去哪里。大家身上都长了虱子和跳蚤。”

    她看向我,脸上带着惆怅的笑容。“我们最后到了杜塞尔多夫西面的莱茵兰时,被送去跟农夫一起生活,他们也不想收留我们。他们问我们的第一件事就是:‘你们是天主教徒还是新教徒?’他们是天主教徒。我们是新教徒。在当时,那是我们最大的错误。”

    克丽斯塔这样的故事是很常见的。在萨克森短暂逗留的一段时间里,贝萨妮·贝尔认识了很多小时候来自西里西亚、东普鲁士的人。

    许多年来,德国人的命运一直是一个令人不安的话题——相比纳粹的暴行,这些人的命运黯然失色——并且一再被极右翼组织利用。

    克丽斯塔说:“有一些书讲的是这些事情,我们讨论过。”

    “我没有觉得特别难受。孩子在哪里都能生活,最后在西德的日子没有那么糟糕——虽然当地孩子一连骂了我们好多年。”


    不过,今天看到叙利亚难民来到德国,仍然让她动容。

    “他们的经历跟我们一样——跟我们母亲和祖母们的经历一样,强奸、露宿街头、想方设法保证孩子安全。”

    “您提到强奸,”我说,“您母亲遇到过这种事吗?”

    “她从来没有说过,”克丽斯塔说,“一次也没有。”

    直到1990年,克丽斯塔与母亲才得以再次拜访老家——戈尔德贝格。

    克丽斯塔说,玛格丽特与现在在那里定居的波兰家庭讲和了。“如果一定让他们搬走,将是非常不公平的,”她说。“他们该往哪里去呢?”

    这次交谈一周后,贝萨妮·贝尔收到克丽斯塔发来的一封电子邮件,克丽斯塔去了德国离罗斯托克不远的波罗的海海岸。邮件中有一张照片,是一本当地人刚刚收集到的难民食谱书。里面有来自西里西亚的食谱、来自东普鲁士的食谱、来自阿富汗的食谱以及来自叙利亚的食谱。


    http://blog.chinaiiss.com/kongjiangbing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